光靠SCD饮食能够缓解炎症性肠病吗?

2017-01-14阅读


炎症性肠病是一类慢性的肠道炎症疾病,包括克罗恩病(CD)和溃疡性结肠炎(UC)。

患病的病人会表现出反复的腹痛、腹泻和粘液血便,并会出现关节疼痛、皮疹等各种全身性症状。

针对炎症性肠病,常常用到药物的抗炎治疗和免疫治疗。尽管药物能对部分患者的病情起到较好的控制作用,但长期的药物使用仍旧存在各种风险;此外,药物也并不能完全解决疾病的根源。

不过,总有人在一直在努力寻找着药物之外的方法。
西雅图儿童医院的消化科医生Dr. David Suskind就一直在试图回答一个问题:

光靠膳食是否能深度缓解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?

在许多年的研究后,他给出了答案。

能。

1. 膳食的作用被证实

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,一种被称为特殊碳水化合物饮食(the Specific Carbohydrate Diet,简称SCD饮食)的饮食方法就被用于炎症性肠病、乳糜泻以及自闭症等疾病的治疗。

这种膳食在保证营养均衡的同时,排除了麸质、谷物、部分乳制品、糖(除蜂蜜外)和所有的加工食品。它只允许天然的食物,包括蔬菜、水果、肉和坚果。

膳食的目的在于,通过食物来调节肠道菌群,帮助减轻炎症,从而促进身体的修复。

多年来,针对炎症性肠病,陆陆续续的有用SCD饮食成功治愈的个案被报道。然而,能证明其确切功效的临床试验却一直欠缺。

而Dr. David Suskind的研究改变了这一切。

这项研究发布在了《Journal of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》上。[1]

研究纳入了12名10-17岁的炎症性肠病患者,在进行12周的SCD饮食后,其中的8名得到了较大的恢复(有两名中途退出,有两名无效)。

在克罗恩患者中,平均疾病活动指数从28.1+/-8.8 降低到了4.6+/-10.3;在溃疡性结肠炎患者中,平均疾病活动指数从28.3+/-23.1 降低到了 6.7+/-11.6。

患者的炎症指标——C反应蛋白水平也都至少下降了一半以上。

对患者的肠道菌群检测也发现,在他们炎症减轻的同时,肠道菌群也在发生着变化,这也和SCD背后的理论相一致。当然,我们仍旧需要更多的研究多加验证这种膳食的功效。
对此,Dr. David Suskind是这样表示的:

每个人的疾病都是不同的,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。
不过,SCD饮食法可以成为我们百宝箱里的一件工具。
它虽然可能不对所有患者都有效,但对那些想尝试饮食治疗的人来说,SCD饮食会是一个有效的方法。

2. SCD饮食背后的故事

朱蒂(Judy),一个8岁的小女孩,患上了溃疡性结肠炎。

一个本应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的孩子,却反反复复地遭受着腹泻、便秘和肠道痉挛的折磨。

她瘦小,严重营养不良;而且,状态每况愈下。
——肠道切除手术似乎迫在眉睫。

路还有那么长,眼看着今后就要和粪袋连在一起,这无疑是痛苦的。
但,仍有比这更充满痛楚的事情。

那就是:作为一个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母亲。

这位母亲感到绝望,但任不愿意放弃。于是在1955年的一天,戈特莎(Elaine Gottschall)前去拜访了92岁哈斯医生(Dr.Haas)

戈特莎同哈斯医生详细探讨了Judy的情况。
在几个小时的探讨中,她从哈斯医生那里了解到了特殊碳水化合物饮食(the SCD diet),于是她决定了让她的女儿作一次尝试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奇迹竟然发生了。
在进行特殊碳水化合物饮食几天后,朱蒂开始恢复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朱蒂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了。在进行膳食一年后,朱蒂的症状竟然完全消失了。

在当时,哈斯医生在朱蒂进行膳食不久后就去世了,因此,戈特莎并不知道朱蒂的膳食方案应持续多久。于是,戈特莎让朱蒂进行了7年的SCD饮食。

在7年后,朱蒂变得十分健康,并且几乎可以吃任何食物了(除了她似乎不能耐受米饭)
直到今天,朱蒂依然健康地生活着。

这一切,彻底地改变了戈特莎的生活轨迹。这种肠道与膳食的关联极大地引起了她的求知欲。

于是,在47岁的时候,戈特莎决定重返校园,学习食物对消化系统功能的影响。

她成为了一名生物化学家,并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(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)取得了硕士学位。

在1987年的时候,戈特莎根据在朱蒂身上的治疗经验,改进了哈斯医生的膳食方案,并出版了她的第一本书《食物与肠道反应》(Food and the Gut Reaction)。

这本书在经过数次修订后再出版为《打破恶性循环:通过膳食治愈肠道》(Breaking the Vicious Cycle:Intestinal Health Through Diet)


戈特莎所说的“恶性循环“是指:当人的肠道菌群紊乱后,部分碳水化合物将无法正常地被消化和吸收,进而成为肠道中细菌或真菌的食物,使得有害菌的严重地过度繁殖,让肠道菌落更为紊乱,从而进一步恶化消化问题、损害全身的健康。

随着她的书籍的出版,许多患有溃疡性结肠炎、克罗恩病、肠易激综合征以及自闭症的患者开始通过膳食来控制症状,进而恢复健康。

3. SCD的理论基础

特殊碳水化合物饮食,旨在避免特定的碳水化合物:糖类中的多糖、二糖、淀粉;包括粘稠的蔬菜和所有的谷物。

肠道受损的患者无法分泌足够的刷状缘酶(由你的肠道上皮细胞分泌),而消化这类碳水化合物又必须要刷状缘酶的参与。

这些未消化和吸收的碳水化合物成为了肠道中细菌的食物。它们能够导致肠道细菌的过度生长,从而造成各种各样的消化问题。
虽然,在那个时候小肠细菌过度生长(SIBO)这个术语还并不存在,但戈特莎已经意识到了肠道菌落失调是许多消化问题的根本原因。

特殊碳水化合物饮食(SCD)除了允许蛋白质和脂肪外,只准许单糖的摄入。单糖不需要任何消化就能够被吸收,因此它们在被细菌利用前就能进入你的血液循环。

为此,戈特莎还创造了24小时的牛奶发酵法。24小时的发酵可以使得牛奶中的乳糖被完全消耗,使其不会对肠道造成影响。
所以,SCD饮食还包括:大多数蔬菜和水果、无乳糖的乳制品、蜂蜜、坚果(如果能耐受的话)等。

膳食的最终目标是:缓慢地”饿死“过度生长的坏细菌,使得肠道菌群向好的方向发展,进而让肠道得到修复。

SCD膳食包括不同的阶段;不同的阶段允许不同的食物;这层层递进的食物计划也能帮助患者更好地规划恢复进程。

4. SCD在中国

在2012年时候,一位叫韩儿的在美华人突发症状,一月瘦了10斤。到了医院,她被确诊为了炎症性肠病。

因为得了这种病,她开始去了解炎症性肠病的相关内容。而了解得越多,她便越绝望
——这种疾病可能终生无法治愈,并且可能导致各种严重的并发症。

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,她接触到了SCD饮食疗法,从此与它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韩儿从2013年1月开始执行SCD饮食,在坚持了13个月后,她的身体的各方面都恢复了正常,精神状态也变得非常棒。2014年4月,她结束了SCD饮食,恢复了正常的饮食状态。2015年9月,韩儿顺利地产下了她的宝贝女儿。

韩儿用SCD饮食疗愈了自己,同时她也无私地将SCD的相关信息分享给了其他人。

她建立了SCD中国的网站 http://www.scdinchina.com ,并将SCD的资料翻译成了中文。她的无私贡献,让更多的患者也开始了解SCD、尝试SCD,并从SCD中获益。

如今,SCDinChina.com成了最全面的SCD饮食疗法中文资源。靠着病友的亲身体验和口口相传,SCD中国大家庭里已经有了超过1500名成员。

木森说

木森曾因IBS进行过SCD饮食,也是该饮食疗法的受益者。

而对于IBD而言,SCD作为一种膳食干预,可以当作常规治疗的补充。

但每个人的身体状况都是不一样的,因此,如果你有进行SCD的意向,最好能与你的医生进行讨论。降药或者停药都应参照相应的指标,并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。

作为一种饮食疗法,SCD成功的关键在于它的严格执行。你不仅需要弄清楚什么能吃,什么不能吃,更需要知道怎么吃。因此,如果你想进行这个疗法,请先做好足够的功课。

SCDinChina.com是最全面的中文资源。
如果看英文的话《Breaking the Vicious Cycle》、《Gut and Psychology Syndrome》是两本重要的参考书籍。

SCD饮食是比无麸质饮食更为要求严格的饮食方式——它不仅是排除麦类食物中的麸质,而且还排除了所有的复杂糖类。在进行前,除了做好相应的学习准备,也应做好相应的生活准备和心理准备。这包括安排好工作和生活的关系,以及自己和家人的关系。

在没有完全准备好之前,你可以先按照无麸质饮食2.0进行过渡。

最后,耐心是一切治愈的关键。饮食疗法起作用需要长久的坚持。身体的疗愈需要一个过程,而你需要对自己有足够的耐心——急功近利往往适得其反。

文末,贴上SCD的引入阶段的指南。


(长按图片可保存至相册)

参考文献:
Suskind, D. L., Cohen, S. A., Brittnacher, M. J., Wahbeh, G., Lee, D., Shaffer, M. L., … & Giefer, M. (2017). Clinical and Fecal Microbial Changes With Diet Therapy in Active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. Journal of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.

对于SCD饮食,你有什么看法?你了解过这种饮食疗法吗?如果你执行过,从中获益了吗?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经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