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土:解决过敏和消化问题的关键?

2017-03-25阅读

图: soil in hand     Source:www.shelbycountyswcd.org

概念:土壤益生菌(Soil-based organisms/probiotic)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「吃土」这个词开始和穷联系在了一起。

「双十一过后就要吃土了」
「春劫过后,又要吃土了」
「看完苹果发布会,还要再吃一次土」
……

可以见得,现代人对于「吃土」是非常不待见的。

然而,在人类的历史上,「吃土」并不是一种罕见的行为;而这一行为可能对我们的健康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在两千多年前,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就发现,有些女性在怀孕的时候会爱上吃土。

在中国古代,当游子远走他乡时,常常带上一包故乡土——泡水喝,用于治疗水土不服。

在非洲,那些原始部落的居民每天会吃上30g的深层土用于健康保健
……

而即使在不久之前,无意识地「吃土」仍然是一件常见的事情。

地里种的蔬菜不会被洗得太干净;蔬菜上的一些泥巴自然而然地就进入了人们的饮食。

在田里劳作的人们,在口渴之时,常常简单地拍拍瓜果上的泥土就开始吃了。

小孩子的卫生也不会被大人过多地管束;小婴儿在泥巴地上爬行滚打,无意间就吃进了一些泥巴。

然而,不论是主动地还是间接地「吃土」,都被大多数「讲卫生」的现代人认为是无法接受的。

而现实是,过敏问题和各种自身免疫病俨然成了现代人的专利。

在最近的三十年里,在工业化国家中,过敏性皮炎的发病率翻了2-3倍;各种自身免疫病,比如炎症性肠病、乳糜泻,发病率也是以惊人的速度在上升着。[1]

而那些在农场上长大的,经常和土壤打交道的儿童,哮喘(Asthma)、花粉症(Hay fever)、过敏性皮炎(Atopic dermatitis) 的发病率都要远远低于城市的孩子。他们患上炎症性肠病的概率也要小得多。[2][3]

可以见得,现代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更容易出现这些免疫问题。

而其中一个可能因素就是——我们离土壤太远了。

在超市里,我们买到的萝卜都是白白净净,一尘不染的;

在公园里,孩子玩个泥巴就被大人斥责,说是「太脏了」;

当手上沾了一点泥土,人们就用含杀菌剂的洗手液反复地清洗……

我们远离了土壤。而远离土壤的我们究竟失去了什么?
当我们深入地看,深入到细微,我们会发现一些线索。
——土壤里有着许多的微生物。

事实上,摄入500毫克的土壤,吃进去的微生物数量就超过了地球上人数的总和。

而在这些微生物中,有一些对促进我们的健康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这些有益的土壤微生物被称之为土壤益生菌(soil-based organisms/probiotic)。

图:带泥的胡萝卜  来源:integratedhealthblog.com

1. 什么是土壤益生菌?

土壤益生菌是生活在土壤中的一类微生物。

对于植物而言,
它们能够控制土壤中的霉菌和有害的细菌,从而防止植物的感染。
它们也能生产植物生长所需的各种有益成分,比如维生素b族和各种酶,从而使植物能更茁壮地生长。

而在漫长的演化历程中,我们一直和土壤打着交道,也一直和土壤微生物共同地进化着。
因此,这些微生物们也能够愉快地生活着在我们的肠道中。

这些细菌能够训练人体的免疫功能,减少我们的过敏。
同时,它们能帮助我们建立更强大的肠道环境,从而防止有害细菌和真菌在肠道中的过度生长。

而因为现代生活中的过度清洁,它们正从我们的肠道中消失,我们肠菌的丰富度也因此下降……

现今,共有30多个不同的土壤细菌菌株被分离出来,制成了益生菌的补充剂。

在土壤益生菌中,枯草芽孢杆菌(Bacillus Subtilis)是最为人熟知的一种。常用的治疗小儿腹泻的药物「妈咪爱」,所含就是枯草芽孢杆菌。

2. 土壤益生菌与传统益生菌有何不同?

传统的益生菌主要是乳酸菌,包括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。

毫无疑问,在这些乳酸菌中,有些特定的菌株能发挥着强大的功效。
然而,试验表明,绝大部分传统的乳酸菌对于治疗过敏并没有太大的作用。

而一些土壤益生菌却有希望能攻克过敏。

从牛棚中分离出来的一些细菌,比如鲁氏不动杆菌(Acinetobacter lwoffii)和乳酸乳球菌(Lactococcus lactis)能在小鼠中表现出强大的抗过敏效应。[4]

而在人体试验中,克劳氏芽孢杆菌(Bacillus clausii)的芽孢能长期地防止儿童的反复性呼吸道感染。[5]

一些土壤益生菌能够产芽孢。这些产芽孢的细菌能在恶劣环境下进行休眠。
因此,这些细菌能经受住胃酸的强酸,从而能更容易「活着」进入人体的肠道,发挥它们的作用。

Prescript-Assist是一种商品化的土壤益生菌。
一项研究纳入25名肠易激综合征(IBS)的患者。在研究中,接受了Prescript-Assist益生菌治疗的IBS患者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改善。[6]

在治疗后的60周后(一年多后)对其中的22名患者进行了随访,81.5%-100%的患者都得到了持续的缓解。[7]

尽管试验样本很小,但这个极高的缓解率却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或许,许多不明原因的消化问题,其根源就在于肠道中缺少了那些土壤朋友。

3. 如何获得土壤益生菌?

在人类上百万年的进化中,这些土壤朋友一直伴随着我们。

而现代的生活让我们离土壤越来越远,过敏和非感染性的消化疾病似乎也因此越来越多。

所以,是时候去「吃点土」重新找回我们的土壤伙伴了。

而以下是我们可以做的。

一、吃点「带泥」的蔬菜
从食物中「吃土」是最自然的方式,也是我们的祖先一贯实行的方式。

在蔬菜水果的表皮上含有许多有益的土壤益生菌;它们能够增加我们肠道菌群的多样性。

买些有机或者自然农法种植的蔬菜,比如带泥巴的胡萝卜。
用水简单冲洗下,不用洗得太干净。留点泥印,更加健康。

二、吃些发酵的食物
传统的发酵食物是「土壤益生菌」的优质来源。

发酵蔬菜(泡菜、腌黄瓜、腌萝卜)、发酵豆类(纳豆、发酵黑豆)、发酵虾酱都是非常棒的食物,其中含有许多芽孢杆菌属的有益菌。

其中,纳豆中含有的纳豆芽孢杆菌(Bacillus subitilis natto)有着独特的功效。这种细菌能够产生纳豆激酶(Nattokinase)。[8]
纳豆激酶能够促进人体心血管的健康——而这种酶只在纳豆这一种发酵食物中含有。

三、补充土壤益生菌
当然,现在已经有一些商品化的土壤益生菌可供使用。
对于部分人而言,这些益生菌能提供「神奇」的作用。特别是对于那些对传统益生菌反应不佳的人群。

Prescript-Assist 和 MegaSpore是两款品质较高的土壤益生菌。

Prescript-Assist可以在美亚上购得。
MegaSpore是另一种广谱的土壤益生菌,但只能由临床医生开具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存在免疫缺陷的人需要谨慎对待土壤益生菌补充剂。
因为在特定的条件下,所谓的好菌也可能造成感染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品牌只供信息的分享,木森与上述品牌和产品没有任何利益关系。

四、玩点泥巴
直接和土壤打交道也能让我们和这些益生菌获得更多的接触。

玩泥巴还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作用,比如抵抗抑郁。
牝牛分枝杆菌(Mycobacterium vaccae)是土壤中的一种细菌,人们在与土壤打交道的时候常常能够摄入或吸入到它。
在动物实验中,这种细菌能够有效地缓解焦虑和抑郁,并提高小鼠的学习能力。[9]

所以,你会爱上土壤的。
陪孩子玩泥巴、进行园艺活动、赤脚走路都是不错的方式。

五、避免使用洗手液
含杀菌成分的洗手液会隔绝我们与这些有益土壤细菌的接触。

事实上,含三氯生(Triclosan)的洗护产品(比如舒肤佳)对减少皮肤细菌并无作用;相反的,它可能会扰乱人体正常的菌群,从而对健康造成不良影响。

婴儿的菌群处于发育期,给他们使用这些洗护产品可能造成更严重的不良影响。

图:用洗手液更糟糕   来源:http://viralportal.net

木森说

土壤孕育着大地上的生命。
千百万年来,我们与它是紧紧相连的。
而进入了现代生活,过度清洁的我们离土壤越来越远。
而这,直接导致了我们与那些老朋友的疏远——那些有益的土壤微生物。
所以,我们的免疫系统开始出现问题。过敏、自身免疫病、各种消化问题都找上门来。

因此,是时候重新找回它们了。
而找回它们的方式就是「吃土」

——
远离杀菌的洗手液,
吃些「带泥」的蔬菜、吃些发酵食物、再玩点泥巴吧。(补充土壤益生菌,如有必要)

-END-

来源:groundscience.com

的参考文献:
[1]Okada, H., Kuhn, C., Feillet, H., & Bach, J. F. (2010). The ‘hygiene hypothesis’ for autoimmune and allergic diseases: an update. Clinical & Experimental Immunology, 160(1), 1-9.
[2]Von Mutius, E., & Vercelli, D. (2010). Farm living: effects on childhood asthma and allergy. Nature Reviews Immunology, 10(12), 861-868.
[3]Radon, K., Windstetter, D., Poluda, A. L., Mueller, B., von Mutius, E., & Koletzko, S. (2007). Contact with farm animals in early life and juvenile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: a case-control study. Pediatrics, 120(2), 354-361.
[4] Debarry, J., Garn, H., Hanuszkiewicz, A., Dickgreber, N., Blümer, N., von Mutius, E., … & Heine, H. (2007). Acinetobacter lwoffii and Lactococcus lactis strains isolated from farm cowsheds possess strong allergy-protective properties. Journal of Allergy and Clinical Immunology, 119(6), 1514-1521.
[5]Marseglia, G. L., Tosca, M., Cirillo, I., Licari, A., Leone, M., Marseglia, A., … & Ciprandi, G. (2007). Efficacy of Bacillus clausii spores in the prevention of recurrent respiratory infections in children: a pilot study. Therapeutics and clinical risk management, 3(1), 13.
[6]Bittner, A. C., Croffut, R. M., & Stranahan, M. C. (2005). Prescript-assist™ probiotic-prebiotic treatment for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: A methodologically oriented, 2-week, randomized, placebo-controlled, double-blind clinical study. Clinical therapeutics, 27(6), 755-761.
[7]Bittner, A. C., Croffut, R. M., Stranahan, M. C., & Yokelson, T. N. (2007). Prescript-assist™ probiotic-prebiotic treatment for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: An open-label, partially controlled, 1-year extension of a previously publish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. Clinical therapeutics, 29(6), 1153-1160.
[8]Cutting, S. M. (2011). Bacillus probiotics. Food microbiology, 28(2), 214-220.
[9] American Society for Microbiology. (2010, May 25). Can bacteria make you smarter?. ScienceDaily. Retrieved March 25, 2017 from www.sciencedaily.com/releases/2010/05/100524143416.htm
[10]Yee, A. L., & Gilbert, J. A. (2016). Is triclosan harming your microbiome?. Science, 353(6297), 348-349.


相关阅读:

5种你应该常吃的发酵食物

在服用益生菌前,你需要知道四件事


木·森·说·的·留·言·板

你会去吃土吗?你会带孩子去玩泥巴吗?

欢迎在评论区写下你的留言。